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

发布时间: 2020-02-25 16:50:57 来源: 互联网 栏目: 国际新闻 点击:

然后勾着我的脖子问道:“小男人,你以前就没弄过女人嘛?”
“没,没啊。”
“不信,那你昨晚和许倩怎么弄的,还连着弄了五六次。”
见我摇头,她

然后勾着我的脖子问道:“小男人,你以前就没弄过女人嘛?”

“没,没啊。”

“不信,那你昨晚和许倩怎么弄的,还连着弄了五六次。”

见我摇头,她小嘴一撅。

我一听,撞树的心都有,赶紧解释:“昨晚我喝醉了,啥都不知道啊。”

“真的?”她听后抿嘴笑了,侧着头瞅着我。

“谁骗你谁就是……”

“行了行了,我信你还不行嘛,傻瓜。”她没等我说完就用嘴堵住了我的嘴,接着就是一推,我来一起倒在了地上。

地上都是草,软乎乎的挺舒服,我四脚朝天的等着。

谁让咱没经验,还是让她先占点便宜吧。

可当她抬腿跨上来,抓住我家伙对准之后,却又突然僵住了,嘴里还嘶嘶的哼着:“怎么可能,这,这咋回事儿?”

“咋了?”感受到禁止的束缚,好似触到了障碍,我连忙追问。

“太,太大了,有点疼……”方嫂吭吭哧哧的回着话,蛮腰还在尝试着扭动。

突然,我感到身下一紧,爽的倒抽凉气,可紧接着方嫂却浑身一颤,啊的叫出了声:“不行不行,会死人的。”

“啥,死人?”好事儿突然被打断,我禁不住有点恼火。

“可不,会被你弄死,小坏蛋。”她嗔怪了一句,然后扑倒在了我身上,枕着我胸口喃喃道:“强子我问你,你喜欢我吗?”

“废话,都这样了,还要咋喜欢?”我脱口而出。

“撒谎,昨晚你还和许倩弄了呢,你咋不说喜欢她?”她明显吃醋了,旧事重提。

我无话可说,索性摸上她的肥臀,轻轻地摸索。

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才又叹了口气:“你真是我上辈子的冤家,算了,我也不为难你了,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就行。”

说完就起身穿衣服。

我一见就急了,“方嫂,你干嘛?”

“回家啊,不然还能去哪儿,去你家吗,你敢娶我吗?”她看似在撒脾气,但眼神儿却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才说要娶她,但脑子里又蹦出了李玲。

小姑娘对我那么好,而且我已经在心里发过誓,一定要娶李玲进门……

正在我犹豫的档口,方嫂穿上了裤子,然后拉了我一把:“起来吧傻瓜,我又不赖你,看把你吓得。”

“不不,方嫂……”

“别方嫂方嫂的,叫我秀娥吧。”她没让我把话说完,亲手帮我穿好了衣服。

事已至此,我也没了继续下去的冲动,和她聊了一会儿家常。

原来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刚结婚没几天,老公就查出了肾衰竭,根本不能同房,怀孕生孩子就更别说了,甚至据她说,她男人从始至终就没正儿八经的弄过她。

怨不得刚才在我身上的时候,她龇牙咧嘴的喊疼,敢情是这么回事儿。

我欣喜的同时,肩头的压力也倍增。

等于跟新媳妇差不多啊,既然和咱好上了,还差点儿有了夫妻之实,咱一个大男人,说什么得负责到底。

心血来潮,我忍不住问了句:“秀娥,你真的肯嫁给我这个瞎子嘛?”

“讨厌,人家都和你那样了,你咋还问,你以为我李秀娥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一听就恼了,挥手在我肩上来了一拳。

我心头一暖,又补了句:“可我是个瞎子啊,养不活你怎么办?”

“我养你,只要你晚上能陪我说说话就行,就算你以后娶媳妇,我也不拦你,只要你心里还想着我……”她笑了,说完倒在了我怀里。

得女人如此,夫复何求。

我激动得把她搂在怀里亲了亲亲,但始终没再越雷池一步,一直聊到天透亮,才就此分手,各回各家。

第二天下午两点,李玲开车找上门,拉我去了镇上。

成医生的按摩诊所紧挨着乡政府,四五间平房,空间不算小,隔着窗户能看到里面摆了一排按摩床具,收拾的干净整洁。

进门后,只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坐在小沙发上在玩手机。

只是原本严肃的白大褂穿在她身上,因为太过傲人的上围,硬生生的崩开了两颗扣子。

仔细看的话,还能隐约看到将这对丰满托起的黑色蕾丝边。

“成姐,我给你把人带来了。”李玲很熟络的上前打招呼。

那女人抬了下眼皮,在我身上打量了几眼,就站了起来,朝李玲淡淡的笑了笑:“行,你去上你的班吧,完事儿姐再叫你。”

“好嘞,人交给你了。”李玲笑了笑,又俏皮的瞅了瞅我,才蹦蹦跳跳的出了门。

李玲一走,这位成姐的脸上立即恢复了冰冷:“你就是张强?”

“对。”我点了点头,毫不掩饰的审视着这女人的身材相貌。

瞎子嘛,就有这点福利。

这女人长的很白,五官不算美,但看着却非常顺眼,最多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样子。

身高一般,一米六多不多的,身材却发育的格外劲爆。

胸上那两坨肉把白大褂撑得滚圆,随着刚才的走动一颤一颤的,真怕一不小心给蹦出来似的。

嘿,这女人有味……

看着她白大褂里面的黑色蕾丝,以及她嘴角的那颗黑痣,我禁不住意淫起来。

之前跟赵瞎子学按摩的时候,那老东西特意提到过,嘴角有痣的女人欲望强烈,稍稍勾引就能上钩儿,而且对房事需求无度,只要能在床上把其伺候的舒舒服服的,一切都好说话。

我那时候还小,还不懂赵瞎子的用意,只以为那是个老色狼,心术不正。

没想到现在居然就给撞见了。

如果此次面试能合格,就能借眼瞎不方便的理由留下来包吃包住,也就意味着可以和这样一个女人朝夕相处……

 

“基本穴位都会么?”

我正出神,她开口了,语气还是那么冰冷,让我禁不住打了个激灵,赶紧说了几个人体大穴。

“再把其它穴位,以及按摩要旨说一下。”她似乎已经准好台词似的,紧追了一句。

啥意思?

人体穴位那么多,说的过来嘛?

这不故意刁难嘛。

好在我做了十几年瞎子,平常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人体一百零八个穴位早就记的滚瓜烂熟。

等我挨个儿说完,成姐脸上添了一丝笑意,“刚才问你这么多,也不是故意刁难你,因为来我这店里来消费的大多是女人,所以才对你要求严格些,以防在按摩时摸错了地方,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我懂,这些小玲都跟我说了,可我是个瞎子,应该没有那么多忌讳。”说什么都得留下来,所以我也是拼了。

“嗯,人贵在自知,这条我欣赏你。”成姐抿嘴笑了笑,接着就背起手在我前面踱起了步子,“你留下来行,但咱得坏话说在前头……嘶!”

话刚说一半,她忽然皱起了眉头,身子慢慢前倾,苍白的脸色吓了我一跳。

我赶紧问了句:“成医生,你没事儿吧?”

“没事没事儿。”她弓着身子挪到了沙发上,手捂上胸口之后,又似乎怕我看见似的,连忙放下去,就这样闭着眼在沙发上靠了片刻,神色才稍稍缓和了些。

咦,不对劲儿啊。

见她胸前的白大褂渗出了一片水印,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堵奶了?

绝对是,因为刚才我闻见了一股淡淡的奶腥味。

这就尴尬了。

如果真是堵奶了,一时半会儿肯定过不去,在这么坚持下去,还可能有危险,可要是贸然开口询问,又有点儿不妥。

毕竟是初次见面。

要是……

迟疑中,我突然想起了她嘴上那颗黑痣,随即决定赌一把。

“成医生,您……是不是堵奶了?”我说的很直,脸上也故意装出了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

好赖以后也算半个医生,就得有点职业素养。

“你,你怎么知道的?”她闻言睁开眼,不过声音有点小,而且刚说完,嘴角就连着抽了几下。

嘿,还真猜中了。

我忍不住有点小小的得意,随即板着脸解释:“刚才听您声音不对,还闻到了一股奶腥味,而且来的时候小玲也说过,您刚生小孩儿不久,所以……”

“行了行了,我自己的事儿,自己能处理,你先找地方坐一会儿。”她脸上一红一白的,说完就要起身去后门,可没走两步就哎呦一声蹲在了地上,两只手紧捂着胸口。

见她疼得难受,我也顾不上矜持,连忙开口:“成医生,这事儿可耽误不得,正好我对疏通奶路有点心得,或许我可以帮您。”

“什么,你会疏通奶路?”她不可置信的看了我一眼。

见她有点动心,我赶紧添油加醋道:“是啊,我娘活着时候是村里有了名的挤奶婆,经常给我念叨,所以我也记住了好多,要不……”

我只说了一半,然后看她反应。

她犹豫了片刻,直到疼痛再次发作,才咬着牙哼道:“行,不过你得先去旁边的模具那儿,演示一遍给我看。”

嘿,终于上钩了。

等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推拿绝活儿,保你终生难忘!

不过为了演的更完美,我还是故作尴尬的咳嗽道:“模具在哪儿,我看不见啊。”

“哦哦,我领你过去。”她这才坚持着站起身子,拉着我的衣角去了隔壁房间。

这间屋子光线非常暗,窗帘拉的很严实,房间正中摆着一张精美的按摩床,除此之外,旁边角落还放着几套按摩椅之类的物件。

不过让我好奇的是,那些器具制造的非常人性化,估计是给特殊客户准备的吧。

随后她从橱柜里拿出了一个硅胶假人,跟真人几乎一比一的比例,就连三围等敏感部位都做的惟妙惟肖的。

把假人摆放在按摩床上之后,她就拉着我的手,摸上了假人的胸。

“你手脚轻着点儿啊,这模具可不便宜。”

似乎是不放心,她嘱咐了一句之后才坐在了一旁,手捂胸口,一眨不眨的盯着我。

我也没含糊,装模作样的摸准了假人双肩和胸口范围后,才开始动手。

为了以后的性福生活,我必须得装出个瞎子的模样。

不过这假人也做的太逼真了,胸围饱满而富有弹性,我缓了缓神才压下欲火,规规矩矩的找准穴位,逐一按摩。

这套手法可是我那瞎子师父的拿手绝活,传说那老东西就是靠这手,玩了不知多少个女人。

成姐在旁边看着我,见我一副认真且熟练的样子,才及时的制止了我:“好了,我暂且相信你,不过等会儿你可不要乱摸。”

说完,她就开始解胸前的扣子。

似乎是疼痛加剧,她解得很快,但扯下白大褂时却又迟疑起来。

但我可受不了了。

这女人身材太劲爆了。

虽然有蕾丝文胸兜着,但那两只大木瓜似的,大半还露在外面,白的像陶瓷,而且因为堵奶的缘故,数条青筋透了出来。

腰有点粗,但粗的恰到好处,尤其是微微隆起的小肚腩,让人忍不住想伸过手去。

再往下,才是重点。

圆鼓鼓的两瓣肥臀,圆润光滑且饱满,肉嘟嘟的,却又肥而不腻,而更惹眼的是,她下边居然只穿了一件窄的可怜的蕾丝小内裤。

这……就是传说中的丁字裤?

卧槽,果然闷骚。

看着微微透明,且高高鼓起的三角区域,我差点儿流鼻血。

太特么刺激了。

幸亏昨晚见识了许倩、秀娥的美艳姿色,不然此时还真的控制不住。

为了不失态,我赶紧收敛色心,淡淡的问道:“可以开始了吗,成医生。”

“好吧,你来吧。”她叹了口气,然后把假人往旁边推了推,规规矩矩的躺在了我的面前。

这场面叫什么来着?

对了,玉体横陈!

瞅着白嫩劲爆的女人横躺在身前,我的手都有点颤抖。

见她还不肯摘下文胸,我不屑的翘起了嘴角:“成医生,我手法有些特殊,待会你可能会觉得痛痒,请不要乱动。”

“哦,我知道了。”

成姐说完就赶紧闭上了眼,眉头紧皱,身子也变得格外僵硬,不知道是疼痛加剧了,还是紧张所致。

不急,摸着看。

我耐足了性子,用手指轻轻的点在了她的脖子下边,见她没啥反应,才继续下行。

或许是因为涨奶,她的胸并不像是看上去那么柔软,而且弹性十足,随着我手指的下压,颤悠悠的抖了起来。

真美,光这对儿大家伙就够玩一年的。

我嗓子有点干,手下力气也逐渐大了些。

成姐皱眉哼了声,随后又展开,脸色好了很多。

见效了。

手指继续下行,触碰到了蕾丝边缘,我故意顿了顿,“咦,咋还穿着文胸呢,成医生,这样下去效果可能会减半。”

说着,我的手指有意的在突起的位置轻轻的划了一下。

看似随意的动作,却有画龙点睛的妙用,等于把前面一系列动作的作用一股脑发挥了出来。

果然,她身子猛地颤了下,嘶的哼了出声,又觉得尴尬,赶紧捂上了嘴。

看着她那脸上浮起了大片红晕,我心说效果不赖嘛。

老东西这招技术果然绝了,才刚开始,这女人就有了反应,嘿,接下来好让人期待啊。

见她还在犹豫,我趁热打铁:“成医生,您也是医生,应该知道讳疾忌医的道理……”

“好啦好啦,我脱还不行嘛。”她似乎也放开了,瞪了我一眼之后就开始慢慢的解开了文胸。

当背带解开的瞬间,两只大宝贝彻底失去了束缚,噗啦一下抖了出来,两只紫红的葡萄粒上还渗出了白乎乎的液体……

这场景,顿时让我来了反应。

 文学

不好,里的太近了。

支起来的裤裆顶上了她的肥臀,想往回撤已经晚了。

就见她两腿忽然夹紧,接着就往我身下瞥了一眼。

我这么大规模的反应,逃是逃不过去了,索性兵行险着,就势把腰往前一挺,继续搭在了她身上。

“你……”

她咬起了嘴唇,两手护在胸前,眼神儿羞涩的在我脸上和身下来回打量着。

我赶紧拿出装瞎的本事,直勾勾的望着正前方反问:“咋了成医生,感觉哪儿不对嘛?”

“没,没,继续吧。”她终于放下了戒心,说着把手从胸前拿开,但接下来却刻意把蛮腰往我这边凑了凑,让臀部和我的身子来了个紧密接触。

这就开始主动了?

我欣喜若狂,立即按原计划继续按摩。

随着弯腰动作,裤裆进一步在她臀上画着圆圈,两手则完全摊开,在她胸前傲挺之处忽轻忽重的摸索起来。

“嗯……”成姐终于压抑不住,而且随着嘴里轻哼,身子开始小幅度扭动,奶水也开始往外渗,不一会儿就把我的手掌完全浸湿了。

有了充足的润滑,接下来的感觉爽歪了。

当我双手齐上,同时捏住那两粒紫红时,她身子猛地连颤了几下,两手也死死地抓住了身下的按摩床,两眼紧闭着,似乎在极力忍耐,又似乎是在拼命的享受。

我嗓子干得冒烟,恨不得凑上去啃几口。

但还是忍住了。

还不是时候。

在我骤然压下最后一个穴位时,她忽然哎呀一声,身子猛地一挺,两大坨白晃晃的宝贝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似的,剧烈的抖动起来。

“啊,你,你干啥了?”

她貌似痛苦的推了我一把,然后双手扣在胸上,不受控制的揉捏起来。

虽然小嘴刻意的闭着,但嗓子里连连的闷哼,证明这招终于有了效果。

她失控了。

我收回手,故意装出一副意外的样子,焦急的追问:“咋了?成医生……”

“没,没事儿,只是,哦……”

随着一连串压抑不住的哼哼唧唧,她身子不受控制的扭来扭去,手指深深地陷进肉里,似乎想把其揉烂揉碎似的。

终于,随着一声尖叫,奶水喷了出来,就像干涸了好久的水龙头似的,一股股的喷洒,随后持续了足有小半分钟的,成姐才浑身瘫软的放平了身子,但整个上半身,以及我的身上,都被喷上了粘稠的白色汁液。

没料到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让我有些错愕,下意识往她腰下看了一眼,只见她的两腿此时已经毫无形象的叉开,被蕾丝包裹的三角区域透出了点点水光。

卧槽,这就来了?

就在这时候,成姐忽然扭过头,死死地盯着我:“你,你刚才对我做啥了?”

“啥?我不懂您的意思。”我赶紧戏精上身,舔了舔嘴角的奶水,“应该通了吧,怎么成医生,我哪儿出错了嘛?”

“算了,你……”她的脸红的能渗出血,迟疑了会儿才又叹道:“你先把衣服脱下来洗洗吧,我给你找件新的。”

“不用不用,我回去洗就好了,关于上班的事……”我心头一喜,赶紧追问。

“你的手法不错,今天就可以上班了,还有,以后叫我成姐吧,别一口一个成医生的,多生分。”

“好的,谢谢成姐。”

见她抿嘴笑了,我兴奋的直搓手。

可手上都是黏糊糊的东西,连连搓动间就难免发出咕叽咕叽的响动。

她刚要起身,发现了我手上的场景,立即夹紧了双腿,同时把手插进了腿缝,一边咬牙忍着,一边紧盯着我的腰下。

见他如此,我色心又起,赶紧加快了手指间的搓动甚至还偶尔摆出了那种来回穿插的手势。

果然,她眉头皱成了疙瘩,插进腿间的那只手也轻微的动了起来。

卧槽,行啊,要当着我的面自己动手?

场面太过劲爆,尤其她胸前那两坨肉还在剧烈的晃着,让我嗓子堵得难受,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结果她立即停了动作,瞅着我小声试探道:“你,你今年多大了,有对象没?”

“还没,我一个瞎子,谁会看上我。”我继续演戏。

“那,那你一个人来来回回的也不方便,不如住在我这算了,休息的时候再回去。”她生怕我拒绝似的,说完紧张的盯着我的脸。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把你干到疼得下不了床,口述好大好硬满满的
本文地址: http://www.fsjinghao.com/world/948116.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佛山精豪新闻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唔坏掉了啦两根不可以的,不断的挺腰撞击着她500短篇超污多肉推荐,大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