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狗充满了我的子宫,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

发布时间: 2020-02-14 15:06:21 来源: 互联网 栏目: 国际新闻 点击:

“雪儿,我给你时间慢慢接受,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及时喊我。”
江雪别过头,擦了擦眼睛说:“谢谢。”
老李缓慢走到房门口时稳住脚步扭头看了眼江

“雪儿,我给你时间慢慢接受,这段时间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及时喊我。”

江雪别过头,擦了擦眼睛说:“谢谢。”

老李缓慢走到房门口时稳住脚步扭头看了眼江雪,随后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这个性感的美女依旧端坐在床上,喂着孩子奶,心里十分纠结,一边是老公的背叛,一边是自己对老李渐渐升起的好感,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老李回到门房,刚好到了换班时间,收拾了一下,便打算去找自己的义弟聊聊,发泄一下心情。

老李这个义弟还是以前在酒吧上认识的,才二十来岁,长得高大英俊但却没什么本事。

有天喝多了,两人相互诉苦,感觉一见如故,便结拜成了兄弟。

每次不值班的时候,老李都会来这里暂住,因为弟媳嫌弃他,老李也尽量躲着,可城市里租金那么贵,只能硬着头皮寄人篱下。

晚上刚到门口,老李就听着里边在争吵。

平时弟媳嫌弃老李的义弟没本事,整天唠叨,这会儿又因为钱的事情开始吵架了。

老李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就转身下楼,这时候上去太尴尬了。

买了包烟抽着,正在义弟小区里转悠的时候,老李就见义弟的身影从楼下走出来。

“小方,干嘛去啊?”老李装作刚回来的样子走进了小区门口,正好迎面遇到了义弟小方。

小方阴沉着脸,当看到自己结拜大哥的时候,还是勉强挤出一个笑容说着:“哥,这段时间晚上有点事,估计要经常忙到很晚回来。哥你下班了,就直接过来,我去忙我的。”

小方跟大哥老李说了两句就离开了小区。

老李抽着烟,看着义弟离开,他猜测是义弟感觉窝囊,这又是去哪找了个夜班的活儿去多赚点钱了。

义弟开出租,辛苦一个月下来也赚的不少,要是晚上再去忙,老李怕他身体吃不消。

等回头跟义弟好好聊聊这件事情,总不能为了钱把身体累坏了。

老李一边想着一边上楼走到了义弟家门前。

拿起钥匙打开门走进去。

老李刚关上门就听着义弟卧室里响起了弟媳的声音:“你刚才还那么有种的说去赚钱?怎么,下楼逛了一圈,就赚到钱了?你说你一天天开个破出租能赚几个钱,亲热也是几分钟就结束,你说你哪方面像个男人?

小方我告诉你,你要是没本事养我,那我就去帮你赚钱,一个领导对我很有意思,几次喊我吃饭,暗示我只要做他的女人,只要让他随便玩我,肯定会升职加薪。

做领导的情人不但能赚钱,还能让其他男人帮你满足自己的老婆,你要是想清闲,那咱们就这么做。”

说着话的时候,弟媳吴雅从卧室里气呼呼的冲出来。

吴雅很年轻,今年二十四岁,扎着马尾辫,身材苗条性感,穿着超短的热裤,还有露着肚脐的性感吊带背心。

整个人都那么的清凉性感。

当初义弟小方就被她的外形给迷的神魂颠倒。

原本怒气冲冲的吴雅看到不是自己的老公小方,而是寄宿在自己家的大哥老李时,吴雅靓丽的脸庞有些臊红,因为刚才故意气老公的话让老李听到,无比的尴尬。

“大哥,你回来了?我还以为是小方,刚才跟他吵架呢,故意说话气他的。”吴雅表情难堪的勉强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快步回到卧室。

老李尴尬无比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之后去了自己的小卧室。

这个卧室布置简单,摆设和床铺一看就是临时对付的。

老李回到自己卧室就听着吴雅在卧室里有提高嗓门吵架,应该是打电话跟义弟小方继续争吵着。

晚点的时候,听着义弟回来了,紧接着又不知道说了什么,好像这场吵架才平息下来。

外边没什么动静,老李这才离开自己卧室去洗澡。

刚洗了一半就听义弟敲门,进来之后拿了毛巾和洗漱用品出去好像在外间洗漱,老李没在意,想着义弟一会儿进来放东西,就把灯关掉,用外边的灯光照射着继续洗澡。

在义弟面前,老李这样光着洗澡还是有些尴尬。

几分钟过去,突然之间听到房门声音响起,老李没在意以为义弟放毛巾,可接下来感觉,身后一个异常温热弹性的身体从后背紧贴着他。

一双柔软的手臂绕过来紧紧抱住老李的腰,小手早已经向下,熟练的一把抓住了老李黢黑的大东西。

义弟家里,除了弟媳之外再没有别的女人。

今天吴雅跟老公小方吵了一架,还把暂住在自己家的大哥当成了老公,说出那种没羞没臊的话语,这让吴雅感觉丢死人了。

刚才小方说找了个白天的清闲工作,把开出租的时间也换成了夜班,说了一下每个月赚钱的钱,吴雅这才消气。

其实吴雅也不是眼里只有钱,可是日子过得太穷总是烦躁。

听着老公出了卧室就想起了冲澡声音,吴雅还以为小方在洗澡。

想着今天吵架,其实是自己情绪不好,加上天气热的浑身难受,吴雅也准备跟老公一起去洗,吴雅的心里对老公也有些亏欠,想这样去补偿一下自己的老公。

她出卧室见浴室里边水汽弥漫门没锁,打开门之后浴室没开灯。

吴雅悄悄拖了身上那两件清凉衣服,性感的唇角翘起,今晚准备补偿一下老公,给他一个温馨浪漫的夜晚,小方一直喜欢吴雅的小嘴,说是吞吐的时候要人命,吴雅准备今晚满足小方一下。

浴室水汽很大没开灯,那背对着吴雅的身影看的也很模糊,吴雅有些燥热,想着自己跟老公好久都没有享受那种兴奋的快乐滋味。

吴雅悄悄过去抱住了男人的腰,为了让自己的老公消气,她还用那两团圆球在他后背上不断的转圈研磨。

吴雅伸出性感小舌在他脖子上轻轻亲吻着:“老公,刚才对不起,我情绪不好,今天给你补偿好不好?你不说喜欢我的嘴巴给你口吗?要不要现在试试?”

说话的时候吴雅的柔软小手握着前边已经夸张抬头的东西熟练无比的前后动作起来。

反应那么明显夸张,吴雅感受着掌中那夸张的尺码,感觉老公的反应比平时猛烈了太多。

“不猜我是谁,我就欺负它。今晚这玩意儿怎么这么大?”吴雅享受着手中夸张的大东西眯着眼睛。

她柔嫩温暖的小手中,那个东西更加的愤怒,甚至怒火爆炸一般的跳动了两下。

老李任由淋浴冲洗着身体,身后的弟媳小手那么灵巧,每一次的前后动作,几乎把他的魂儿都套出来。

“雅儿,别这样,我是大哥。”老李死死咬着牙,享受着那种快乐和刺激的滋味时,忍不住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

一切发生的这么突然让老李有些懵了,可接下来小手来回动作带来的美妙滋味让他差点美的叫出声来。

这样美妙而又兴奋的感觉中,他甚至都不想开口,想要继续下去,可是想着义弟随时都会出现,忍着这美妙滋味还是开口了。

熟悉而又陌生的大哥老李声音响起来,吴雅如坠冰窟的呆住了。

转瞬间她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荒唐和尴尬的事情。

老李转过身,弟媳吴雅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傻掉了,下意识的用手捂住自己火辣身体的敏感位置,慌乱不堪几乎要哭出来:“哥,我以为你是小方呢,哥,我认错人了对不起。”

吴雅看着呼吸有些急促的大哥,又毫无思索能力的低头看了一眼面前那高耸的可怕大东西,赶紧转身在小架上拿自己的小背心和短裤。

转过身后的吴雅没注意老李炙热的眼睛,正落在她圆润紧致的翘臀和美腿。

吴雅慌乱的把衣服拿在手里,就这个档口响起了外边房门的开门声。

小方回来了!

这时候吴雅心中惊慌,用手中衣物遮挡自己身体的重要部位,急的快要哭出来,要是被老公发现了自己和大哥同在浴室光着。

那就真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昏暗的浴室里流水声在继续,走廊响起脚步声,就听着小方进了卧室。

吴雅也顾不得身上沾的水,慌乱的穿衣服。

老李看着面前的弟媳,刚把内裤传上去,听着小方走出了卧室。

没想到这个弟媳不但脾气大,还穿这么性感,这么透的火辣内内。老李这时候也慌了,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弟媳。

“哥,你洗完澡了没有?吴雅跟你说她出门了吗?”仅隔着一扇门,门外响起了义弟小方的声音。

老李听着门外义弟的声音,又看着面前吴雅窈窕诱惑的身体,特别是慌乱穿内内的时候,那圆球还在不断的晃动着,惹得老李干咳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吴雅转头,几乎快要哭出来的看着老李,目光带着乞求。

 文学

“她应该去倒垃圾了吧?刚才我听到开门声呢。”装作继续冲澡,老李说了一句。

吴雅呼吸都放低了很多,面带感激的看了大哥老李一眼,可是当看到老李那硕大的黢黑东西还在立起来,还狰狞可怕的冲着自己的时候,吴雅心跳加速的赶紧转过头去。

“哦,那行,哥,我知道了。”小方回了一句,就听着又回了卧室。

匆忙穿上衣服之后,吴雅偷摸着赶紧流出了浴室。

在浴室里的老李也赶紧擦干之后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躺在床上,老李寻思着刚才那一幕,还真是无语。

不过回味着弟媳充满了年轻活力熟透了的身体,老李忍不住的舔了下嘴唇。

要是刚才自己跟弟媳在浴室里做,隔着一扇门的义弟在跟自己说话,那该多刺激?

一想到这里,老李脑子里幻想着弟媳吴雅双手按在墙壁上,努力的弯腰翘臀,摆好姿势。

自己抱着她的蛮腰和翘臀在猛烈的进出,一步之外的们那边,吴雅的老公,自己的义弟小方,还在跟自己说着话。

想到这里老李原本没消退的反应再一次变得无比强烈,并且以前没有过的念头也冒了出来。

想着这个不伦的放纵想法,老李的兴奋程度是如此的强烈,忍不住的开始伸手揉了起来。

几年的单身生活,在昨晚突破之后,老李的欲望和心理也在不断的改变着,并且很沉迷这样的滋味。

看看时间现在八点多,老李兴奋的睡不着,拿出手打开了微信,他的号上有弟媳的微信可是现在他不敢乱发什么,倒是可以跟王雪好好聊聊。

想了想明天又要值班,老李又兴奋的露出笑容。

打开了江雪的微信,老李给她发了信息过去:“明天我在门卫室值班,你可以来见见我吗?”

吴雅从没有想过会有这么尴尬的一天,当她从浴室里离开家又回去,装作一切都没发生。

晚上老公小方让她跪着后入的时候,吴雅用身体感受着老公的尺寸,突然之间又冒出来大哥老李的那个尺码东西。

想到自己认错人,想到自己还用手握着大哥老李的大东西前后动作了好一会儿,吴雅在跟老公享受快乐的时候,脑子跟着了魔一样,不断的在想着那个大东西,而且感觉今晚跟以前相比,强烈的兴奋程度江久都没有体会过了。

大哥年近五十,长得不好看,皮肤还黢黑,可没想到身体那么壮实。

吴雅闭着眼睛任由身后的老公抱着她的腰肢狠狠的撞击,一想到这吴雅哼叫的声音又变大了一些。

与此同时老李过了很久都没等到江雪的信息,正准备再发信息的时候,隐约的听到有女人的叫喊声,心里好奇之下偷偷溜出房间,小心的把耳朵贴在义弟房门前,果然是弟媳的叫喊声。

女人不论多强势,脾气多大,在这种事情上,永远都是被征服的那一方。

这时候老李听着弟媳美妙的叫喊,忍不住隔着内内握着自己的东西。

“老公,你今晚好厉害。”

“用力啊老公,好爱你,我快死了。”

“老公,狠狠的弄我,我是个欠弄的女人吧,弄死我吧。”

卧室里弟媳吴雅在不断的哼叫和说着放纵无比的话语,老李以前有些惧怕年轻靓丽的弟媳,还没发现她有这么开放的一面。

从听到叫声到现在,短短三两分钟时间过去,就听着小方闷哼了两声,弟媳吴雅在里边说了一句话,语气充满了遗憾和失落:“出来了?”

小方嗯了一声,紧接着吴雅继续说着:“你这几年长期开出租,久坐不运动,还老爱喝酒,该养养身体了,不然哪天不行了,我可不想守活寡。”

“知道了,我去洗洗。”小方烦躁的回了一句,就准备下床。

老李赶紧快步回房间,把门悄悄关上。

重新躺下,老李寻思着义弟看起来跟自己一样挺壮实的,可身体确实不好,上个月老李还见义弟小方吃治疗肾虚的药物呢。

年纪轻轻就不行,弟媳吴雅靓丽迷人,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女人,老李已经开始预见到自己义弟做王八的结局了。

与其那个性感靓丽的弟媳便宜别人,那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呢。

在老李琢磨的时候,又开始把她跟江雪对比了起来。

弟媳吴雅靓丽迷人,带着年轻活力的妻子。

江雪成熟性感,关键是经过了岁月的沉淀,前突后翘的火辣身材充满了欲望的妻子,这种诱惑的韵味这可不是年轻女人能够相比的。

想到了江雪,老李把枕头旁的手机拿起来,看了一眼上边的信息,江雪在刚才总算回了信息过来:“明天可能不行,晚上我闺蜜过来陪我睡,这几天她都在我家,李叔,我想了一下,咱们还是不能这么做,这样对不起你也对不起我老公。”

看着这个信息,老李有些烦躁,明明已经靠近一点了,又似乎离的很远。

思索了一下,老李感觉这件事情要把握好程度,既不能让女人感到有压力,又要带给她别样的快乐。

把欲望变成了两个人的感情,有欲有情,这样才能长久走下去。

“雪儿,你老公这样对你,你怎么还要事事都想着他?难道今天我们在一起不快乐吗?

我真的很想见你,明天可以来看看我吗?你老公不能带给你的快乐,我全都可以给你。

我可以努力赚钱养你,也可以带你到处去游玩,甚至我还可以给你带来幸福,我们可以尝试在客厅,房间,车上,相信我,我绝对比你老公强。”

老李把信息发送了过去,幻想着那时候的情形,恨不得现在就飞过去狠狠的跟江雪亲热一番。

上次的时候因为该死的闹钟,不然的话以老李这些年对付女人的经验,一定可以让江雪离不开自己。

今晚江雪在客厅看电视,十点多还没休息,闺蜜孙琴琴正在跟江雪聊天。

孙琴琴老公整天在家,就是个活死人又不能用,没事做就来这里陪江雪睡觉。

她见江雪一边心不在焉的跟自己说话,一边不断的看着手机。

“小雪,忙什么呢?跟哪个男人聊天啊?看你脸红的样子,跟发情一样,这么久没尝过男人味道,这就忍不住了?

最近给学生上课的时候,被那些青春期的大孩子们盯着我的身体,我也有点忍不住。”孙琴琴虽然是初中教师,表面矜持高冷,一本正经很严肃,可跟闺蜜聊这些话题,说的都很开放。

江雪被老李说的正心乱,想着要真是和老李在家里各个地方亲热,江雪就感觉有些呼吸困难,也不知道是烦的还是羞的,亦或者是那种刺激的一幕,让江雪的身体有了异样的兴奋。

“琴姐,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就是跟朋友随便聊聊。”江雪随口应付了一句。

孙琴琴这个精明的少妇看看江雪心虚和面色臊红的脸庞,只是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哦对了,我刚才不是给你带了点富士山苹果嘛,我去洗洗去,咱们不是年轻小姑娘了,要吃点水果养颜美容显得水灵。”孙琴琴说着话,看着茶几上自己提来的一兜苹果说了一句。

在自己家,又是孙琴琴带来的东西,江雪怎么好意思让孙琴琴再去洗水果,阻止了孙琴琴之后,江雪提着水果兜去厨房洗梨子去了。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狗狗充满了我的子宫,压着妈妈说只放一点点进去
本文地址: http://www.fsjinghao.com/world/945815.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佛山精豪新闻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隔着布料摩擦顶弄,顺着岳大腿内侧上鲤鱼乡猛烈顶撞,痛吗不痛我就继续小丹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