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免费,韩国女优

发布时间: 2020-02-14 15:45:43 来源: 互联网 栏目: 社会新闻 点击:

硕大的脑袋伸出来吓了赵梅一跳,如今想起来,心有余悸,暗忖:“刚才怎么就塞进去了呢?嗯,不过挺舒服的.....”
见赵梅用手给自己解决,撸来撸去的,秦宇又不乐意了。

硕大的脑袋伸出来吓了赵梅一跳,如今想起来,心有余悸,暗忖:“刚才怎么就塞进去了呢?嗯,不过挺舒服的.....”

见赵梅用手给自己解决,撸来撸去的,秦宇又不乐意了。

虽说赵梅小手嫩白,温润。可这感觉跟放在那里面不一样啊,里面湿滑温热且紧实,那种被包裹的扎实感,想想都怀念,如今却是干撸,有求的意思?

“表,嫂子,这样,这样不舒服,小.鸡.鸡,小.鸡.鸡的皮都被你磨掉了,一点儿都不舒服。”秦宇支支吾吾,皱着眉头,嘟囔道:“小宇,小宇还是想把小.鸡.鸡放在你那里面,那个地方好,光滑舒服,还没有妖怪哦....”

“扑哧!”

赵梅一声轻笑,那里面怎么会有妖怪呢?不知道多少人想进去呢,这小子居然说里面有妖怪。真是好笑。

“嫂子,你,你笑什么啊?小宇说的不对么?”秦宇偏着脑袋紧盯着赵梅那张俊俏的面庞,双手却死死抓着两颗大木瓜不松手。手指更是轻轻拿捏着樱桃小点。

“咯咯,”赵梅许是被逗笑了,亦或者被秦宇捏的有些难以把持,笑了起来。“没,小宇说的对。说得对。”

赵梅美眸轻轻一转,望向了秦宇裤裆处那根儿擎天之柱,战斗了半个多小时,依然坚硬如铁,丝毫没有缴械投降的趋势。好货,实乃天地间第一利器!

“不行,这个玩意儿老娘一定要收着自己用,千万不能被别人给夺去了!嗯,先满足满足小宇才好,正值青春期,可别给憋坏了才好,还得帮他解决解决!”

赵梅心思急转,突兀杏口一张,含了下去。

“啊...啊.....舒服....”秦宇虎背一震,原以为赵梅会忍痛再来一次,可没想到居然用嘴巴给自己解决。

低头一看,赵梅双手像捧着圣物一般捧着二弟,薄薄的红唇,整个儿将二弟脑袋给包了起来,温润的感觉再次袭来!

滑腻的香舌宛若一条灵动的小蛇,缠绕着二弟脑袋,时而吮.吸,时而舔舐,时而撩拨,可谓十八般口.技,一一展现出来!

“吧唧吧唧...”赵梅变换了姿势,趴在床板上,螓首深埋在秦宇裤裆,一上一下,吧唧吧唧的砸吧着嘴。

“嫂子,嫂子...舒服,舒服....”秦宇心里别提多爽了,可还得装傻充愣啊。

伸手抚摸着赵梅脸颊秀发,那脸颊嫩的出水,好不诱人。下.体传来阵阵刺激之感,要不是二弟经过锻造,只怕早就投降了。

赵梅很满意秦宇的反应,心道,小宇虽然傻,可身体的直观反应还是正常的。别说小宇了,一般人也受不了自己的魅惑啊。

似乎起了调戏之心,赵梅突然松口,一口含住了下面的两颗鸟蛋!

“啊....嘶.....”秦宇虎背一震!惊愕的睁大了双眼,这种感觉....

“吧唧吧唧,”

“啊.啊..啊.舒服....”

又是小半个小时过去了,却看见秦宇如同发疯了一样,双手搂抱着赵梅的头,猛地朝自己裤裆里面塞,一进一出。

“啊...啊啊”伴随着一阵阵舒爽声....

“表,嫂子,嫂子,你快看,快看。”秦宇从赵梅嘴里掏出二弟,惊叹道:“咦,小.鸡.鸡怎么吐口水儿了呢?还是白色的.....”

赵梅白眼一翻,累得倒了过去,嘴角也挂着一丝乳白色液体,胸前两只大白兔急剧起伏跳跃,哈驰哈驰喘着粗气.....

夏日的乡野清晨,空气中有着一丝潮湿的味道,却是清晰无比。阳光透过树枝,照在地上,星星点点的金黄,甚是漂亮。

两只麻雀在枝干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平添了两分生机。寡妇超市门前门口却坐在一个秃顶男人,正狠狠嘬着香烟,骂骂咧咧,“这赵寡妇怎么回事,大清早的不开门,老子还等着回去烧火做饭呢。”

陈天明很是郁闷,原想赵寡妇是个勤快的主儿,没想到敲了大半天却没动静,想一走了之,可整个村里就这一家超市。走了,还买什么鸡蛋面条啊?

想起赵寡妇,陈天明这裤裆里就一阵鼓动,撑起一顶巨大帐篷,裤裆那玩意儿骤然硬了起来,圆滚滚的。

不是陈天明没啥定力,实在是赵寡妇杀伤力太大,早经人事,却并未生养,身条子好的没话说,又不像村里其他妇女,整天守着超市,细皮嫩肉的,脸盆依然俊俏如初,若要说一丝改变,少了清纯,多了妩媚。

胀鼓鼓的胸脯,肥硕的臀,无一不引诱着陈天明邪恶的思想!

“老子就是拼了这村支书的位置,也得把这婆娘给日了!”心中愤愤的想着,陈天明眼里却泛出一丝精光,赤裸的身子呈现在双眼之中。

“吱呀!”

便民超市大门终于打开了。赵梅端着洗脸盆摇摇晃晃走了出来,一身碎花长裙包裹着婀娜多姿的身子走了出来,似乎双腿有些不适,看样子有些痛苦,眉宇间却带着红润,显然是吃饱了。

赵梅忍受着下.体剧痛,一瘸一拐打开了超市大门,也没注意到台阶上坐着的人,端起水盆泼了过去。

“哎呀,你终于开门了......”陈天明刚刚张开嘴,一盆洗脸水却淋了下来。

“啊?”赵梅吓了一跳,只怪下面太痛,没有注意台阶坐有人,这下倒好,不偏不倚,一盆洗脸水给村书记泼了一脸。

“对,对不起,陈书记....”赵梅连连道歉,陈天明可是村里最大的官儿,手里权力大着呢,自己可得罪不起。

陈天明气结,伸手抹了一把水,气哼哼道:“赵寡妇,怎么回事儿啊你?不想开超市了是不?”

“陈书记,真是对不起,我也没瞧见你。”赵梅吓得花容失色,陈天明要真把超市给关了,那自己不就得喝西北风了吗?“陈书记,屋里坐坐,我拿毛巾给你擦擦。”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陈天明的胳膊。

“哼!”

一声冷哼,陈天明迈着四方步,舔着肚子走了进去。

表情愤怒,陈天明这心里却是高兴得很,甚至是兴奋,连裤裆二弟也跟着鼓动起来。这可是赵寡妇的房间呐,村里有多少俊男小伙儿想进这间屋子,都没得逞,可没想到赵寡妇居然主动将自己拉了进来!

“嗯,明天早上我接着蹲门口候着,再等一盆水泼下来,一来二去,这俏寡妇还不被老子给日了?哼哼....”陈天明暗暗奸笑起来。

赵梅心乱如麻,忧心忡忡,自己一盆水给村书记泼在身上,能有好吗?连忙从货架上取下一张新毛巾,忍着下.体剧痛走向了陈天明。

“陈书记,来,我给你擦擦....”

“嗯。”陈天明点了点头,手里夹着半截烟坐在椅子上。

赵梅弯着腰,左手扶着陈天明的秃顶脑袋,右手拿着毛巾轻轻擦拭,许是因为心中胆怯,下面的剧痛也顾不上了。

“嗯,好香。”陈天明却突兀的冒了一句。

这可是近距离与村里俏寡妇赵梅接触啊,吐气如兰,悠悠的香气仿佛从酥.胸散发出来一般。只需要一睁眼便能清清楚楚看见,领口里两颗小红点荡来荡去,两只大馒头挂在胸前,行成一道鸿沟...

美,太美了。

“啊?”赵梅一声惊叫,小手却被陈天明给抓住了。“陈,陈书记,你,你放开我......”

陈天明却是摇了摇头,死死盯着赵梅胀鼓鼓的双.峰,因动荡而轻轻摇晃起来,波澜壮阔好不壮观。

“嘿嘿,你泼了我一头的水,你得赔偿我啊,”陈天明色迷迷盯着赵梅,奸笑道:“你也知道,书记我对你很有意思的,不然你这便民超市哪来这么好的生意呢?不如......”

说着,陈天明in笑起来,另外一只手却抓向了赵梅傲人双.峰。

“啊....不,不要啊....”赵梅吓得连连后退,惊惧道:“陈书记,陈书记,你看这样好不好,你要买什么,我不收你的钱,好不好?当我给你赔礼道歉了,求求你,放过我,别这样好不好?”

赵梅不得不害怕,这个陈天明可不是好惹的主儿,挂着村书记头衔不说,这心眼儿还挺狠,据说这村里没几个姑娘没被他给祸害,之前还有人反抗,叫嚣着要去城里告陈天明,可不知这些人,不是死了就是缺胳膊少腿儿。赵梅能不害怕吗?

“嗯,这话怎么说的?书记我是赖账的人吗?”说着,陈天明从兜里掏出两张百元大钞,“啪”一声放在一旁的柜台上,“来,让书记摸摸,我可是想你很久咯.....”

赵梅吓的连连后退,一张俏脸惨白如纸,平日里就躲着陈天明,没想到大清早得罪了这尊大神,今日要是不从,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这个老色鬼!敢碰老子的女人,活的不耐烦了!”秦宇比赵梅先醒,要装傻充愣自然不能早起。更不能被嫂子给发现了,要让她知道自己没傻,扮猪吃虎占了她那么大便宜,还不得把自己给炖了吃咯?

可这会儿,再装傻就不行了。要再装傻自己的女人可就被陈天明给日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自个儿婆娘都快被人给日了,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该怎么办呢?”秦宇暗暗盘算了起来。

“啊....不要!”

没容得秦宇想出办法,赵梅再次发出一声惨叫,秦宇冲了出去。

外面,陈天明已经脱掉裤衩,一把撕开了赵梅的裙子,胸前两团白花花的大馒头掉了出来,两颗红樱桃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轻轻震颤!

秦宇怒不可遏,抬起一脚踹在陈天明屁股上。

“哪个狗日的.....”陈天明一句话没卖完。却听见秦宇的喊叫声。

――“抓贼娃子哦,抓贼咯....快来人哦.....”

“快来人哦,有强盗哦,打强盗哦.....”一脚踹翻陈天明之后,秦宇跑到超市门口大喊大叫起来。

手舞足蹈像个疯子似得,声音却大的惊人!

“宇傻子,叫什么叫,不准叫!”陈天明回过神来,还没从地上爬起来就要阻止秦宇。

秦宇心里却是一阵冷笑,暗骂道:“老狗日的,你都要日老子的女人了?还不准老子叫?等死吧你!”

“来人哦,还有没有人咯,有强盗抢东西哦,快来人哟....”秦宇又接着喊了起来。

陈天明一张老脸泛着铁青,怎么不知道秦宇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这样的人最好对付,却也最不好对付。一根筋儿,这么大喊大叫,还不得把村里的老少爷们儿,姑娘婶婶都给招来?

“呜...呜呜。”赵梅蹲在货架边,一个劲儿的哭。

“哭个求!老子又没日你!次奥!”陈天明站起来,一边提着裤子,一边骂道。

这运气实在是太背了点儿,大清早的被人泼了一身水,本想着能吃到俏寡妇的肉了,却被一傻子给踹了一脚,脸上还搓掉一块儿皮,又大喊大叫,声称自己是强盗、小偷!

提溜好裤衩,陈天明正欲跑出去,超市门口却来了人。

“小宇,怎么回事儿?怎么又是强盗,又是土匪的。人呢,对了,你嫂子儿呢。”李三水扛着扁担冲了过来。

李三水是村里有名的壮汉,个头不高,可一身黝黑的疙瘩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加上李三水乐于助人,村里人缘挺好,很有威望。

“小宇,叫啥呢,大清早的谁会来做贼啊。”这时,村头又一个人扛了根儿扁担走了过来。

这人秦宇也挺熟,是村长,叫魏文武,狡猾如老鼠,还有些好色。秦宇知道,这家伙也盯上嫂子儿很久了。

“强盗,强盗,超,超市里面有强盗.....”秦宇结巴着喊道,“快,你们快去抓强盗,我嫂子,嫂子被强盗给打了....”

“什么?”魏文武大吼一声,“敢欺负女人,看老子不打死他。走,三水,咱们把这狗日的弄死算逑!”

说着,两人扛着扁担冲进了超市。举起扁担就是一顿猛砸。

“别...别,别打,是我,我是陈天明,哎哟!”陈天明捂着脑袋一声惨叫。“次奥,别打了,是老子!”

陈天明心里那个气,自己占点儿便宜容易吗?本想着捂着脑袋冲出去,毕竟这种事情传出去可不好听,村里人说说也就算了,可家里那头母老虎要知道了,还不把自己给废了?

可没想到,刚刚冲到门口,两根儿扁担就落了下来!

陈天明知道,自己要再不报上名去,还真有可能被李三水跟魏文武给活活打死!

“咦,这声音咋那么熟呢?”魏文武嘀咕了一声,“啊,是陈书记!”

“陈书记?”李三水闻言停了下来,眉头却紧紧拧在一块儿。心里明白了什么,多半是陈天明这老色鬼,色胆包天,欲对赵梅不轨,两人起了争执,误被秦宇当成了小偷强盗了吧。

陈天明摸着秃顶上两个大包,一脸愤愤的盯着魏文武跟李三水,正欲发火,超市外面又来了好些人。只好捂着脑袋准备离开!

魏文武跟陈天明搭班子,又是下属,献好般的道了句:“不好意思啊,陈书记。慢走啊...”

“哼!”陈天明一声冷哼,老脸讪讪。这不摆明了让自己出丑么?

“呜呜呜....”货架角落处,赵梅还在低低啜泣着,甚是伤心。

一会儿来了不少人,站在超市门口指指点点,尽管众人都瞧出来了,可没人敢说什么,只因为陈天明是村书记!

“砰!”

秦宇突然动了,对准陈天明后背,一个飞踹!

“哎哟....”陈天明一声惨叫,摔了个狗吃屎。还没爬起来,却感觉有人骑了上来,脑袋上的两个大红包遭到突袭。

“快打小偷哦,这就是小偷!这是强盗,强盗欺负我嫂子,打,打强盗哦....”秦宇骑在陈天明背上,毫无章法的挥着拳头,乍一看毫无章法,拳头却始终落在两个大红包上,不偏不倚,巧的离谱!

“哎哟,哎哟....快,宇傻子,快滚开,老子没有欺负,哎哟,老子没有欺负你嫂子....哎哟...”陈天明惨叫不止。

秦宇却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似得,一个劲儿的猛揍。

“小宇,别这样。快,快起来。”魏文武走了过去,一把拉起了秦宇。

秦宇没解气,却不想暴露自己,只能站了起来。却依然愤愤盯着陈天明,叫嚷道:“小偷,强盗,欺负我嫂子儿......”

再看陈天明,趴在地上哪里还有脸来见人?本来秦宇的话是没人听的,村里谁不知道秦宇是个傻子白痴?可,超市里衣衫褴褛的赵梅不会说谎啊,傻子是天萎不能强.奸自己嫂子儿吧,只能是陈天明了。

“行了行了,”魏文武拿出了村长的架子,摆摆手,道:“三水,狗娃子,你们俩把书记先送回家。大家伙儿都散了吧,散了吧。”

“哼!”李三水哼了哼鼻子,很是不屑,赖不过,跟狗娃子两人合力将呻吟不断的陈天明抬了起来。

村长发话,围观人员渐渐散去。

“小宇啊,陈书记不是小偷,你就别喊了。你先回去看看你嫂子儿,就别在瞎闹腾了,知不知道?”

秦宇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超市。背后却传来魏文武的嬉讽刺声。

“这傻人有傻福还真是不假,一个白痴却跟了这么俏的一个寡妇。可惜了是个天萎.....白瞎了....”

秦宇自然听得见,心里却是冷笑连连,笑话老子是不是?行,老子肯定送你老魏

家一顶绿帽子!你那儿媳妇儿不是叫翠芬吗,老子非日了她不可!

“表,嫂子儿,强盗被我们打跑了,你就别,别哭了,”秦宇递过一张纸。

赵梅依然抽泣不止,埋着脑袋,耸动着双肩。

“嫂子,别哭了....”秦宇又说了一句。

“小宇,你,唉!你怎么能动手打他呢?”赵梅突然抬起了头,一脸担忧之色,“

今后可有咱们俩的好果子吃咯。”

秦宇自然知道赵梅的意思,却装傻道:“嫂子,打强盗不好吗?”

“唉!”赵梅重重叹息一声,擦干了泪水,突然下了决定。

“小宇,收拾东西,咱们离开这里。那陈天明是不会放过我们的!”

秦宇却摇了摇头,神色一正!

“嫂子,我们为什么要离开?陈天明又能把我们怎么样?放心吧,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赵梅愣了愣,秦宇什么时候说话这么流利了?这语气也不一样啊。

“嫂子,今天大家都看见了,是那陈天明欲行不轨,如果咱们俩以后在村里有什么事儿,都能怀疑到陈天明的身上!他不是村书记么?可这个世界上不止他一个官儿,区区一个村书记而已,有乡长大吗?有镇长大吗?有县长大吗?”

赵梅睁大了眼睛,秦宇似乎不傻了。

傻子不傻,那昨天晚上............赵梅俏脸唰的红了起来。

“小宇,你,你,你脑子没....”

“嘘!”秦宇一把拉过惊惧的赵梅,退到后屋。

“嫂子儿,你知道就行了呗,大喊大叫的是干嘛啊?”秦宇翻了个白眼,这才注意到赵梅被撕烂的碎花长裙。

陈天明那王八蛋劲儿挺大,顺着领口撕了下来,粉红色的咪咪罩整个现了出来,饱满的双.峰上还有着昨夜留下的红肿,许是力气大了两分。

顺着小腹往下瞄,平坦的小腹下,隐约两根卷曲毛发露了出来,底边是粉红色的绣花小裤裤,包裹着那一方神圣之地,上面留着昨夜剩下的白色斑点。

“咕噜!”秦宇又咽了一口口水儿,下.体毫无征兆的硬了起来,瞬间撑起一顶巨大帐篷。

“小宇,你脑子好了?”赵梅没注意到秦宇异样,惊奇道。

秦宇点了点头,“早就好了,只是装傻而已。”

“那....那你那个....”赵梅指向了秦宇裤裆,俏脸绯红。

这可是乱.伦的事儿啊,道德沦丧,被人戳脊梁骨的事儿呢。

“咳咳咳,”秦宇面露尴尬,本想接着装傻,可赵梅又不是笨蛋,瞧着表情肯定知道自己被他给算计了。当即道:“这个,天萎也不萎了。昨晚,昨晚不好意思了啊....”

“啊呸!”赵梅轻啐一声,白了秦宇一眼,没好气道:“好啊,死小宇,连你嫂子的便宜都敢占了....”

“昨晚你不也挺舒服吗?”秦宇小声嘀咕道。

赵梅红着脸不吭声了,心说道:“是啊,是挺舒服的。那么大的家伙,想不舒服都难呢......”

秦宇不知赵梅心中所想,一时意动,情不自禁抓住了赵梅那颗大木瓜,轻轻揉了起来....

“嗯哼...”一声舒爽的闷哼声响起。

 文学

秦宇邪恶笑道:“表,嫂子儿,我要吃奶....”

“不,不行。下面还痛呢。”赵梅连忙拦下秦宇,一脸惊恐。“过两天,等嫂子儿休养好了再给你吃啊。又红又肿的,怎么行?”

闻言,秦宇神色立马黯淡不少。

下面红肿,要靠休养的话,没十天半个月可不行,十天半个月还不得把自己给憋屈死?

“嫂子儿,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往下面擦点儿药酒,我去河里给你逮两只王八好好补补,你这战斗力太差了,一个小时都坚持不到.....”秦宇一边说着,一边出了门儿。

赵梅俏脸一红,啐了一口,暗暗道:“一个小时还短了么?要怪只能怪你那玩意儿太大了....”

“咦,不对!这臭小子又把老娘给调戏了,结果自己的事情倒是一样没告诉自己!不行,我得问问清楚,既然脑子都好了,还装什么傻啊.....”赵梅关上门,窸窸窣窣换起了衣服。

.......

清水河,横穿整个村的一条小河。

小河不大,可里面有货。尤其是夏天雨水过后,河里凭空多了鱼虾,个头挺大,就连王八甲鱼也有不少。

秦宇顶着太阳,找到一处石滩,裤衩一脱,“扑通”一声窜了下去,水面上泛起一阵水花,渐渐归于平静。

一两分钟之后,水面上露出一个黑溜溜的脑袋瓜子,不是秦宇又是何人?手里凭空多了两只甲鱼,个头还不小,怎么也得有三斤重了。

“嗯,这回可以好好补补了,嫂子得补,小爷也得补,这小.鸡.鸡还是有些小啊....”秦宇暗暗嘀咕着,穿起了裤衩。

河边是一片十来亩的玉米地,长势极好,这季节正是吃嫩玉米的时候,秦宇起了念头。

这十来亩的玉米正是陈天明那老混蛋家的,仗着是村里最大的官儿,用尽手段将河边这十来亩地收入囊中。一年下来,这十来亩的玉米怎么也得有一万多的收入了。

“赶打小爷女人的主意,得,先整两包谷回去炖汤喝,剩下的账咱们慢慢算.....”话音刚落,秦宇便窜进了玉米地。

因对陈天明的巨大恨意,秦宇偷玉米很有水平,专找又大又嫩的下手,玉米地正中被秦宇踩踏了好大一片地。

“嘿嘿,先炖一锅汤喝了再说,剩下的用来烤着吃....”兴奋之余的秦宇吹起了口哨。

“哗啦啦,哗啦啦....”河边一阵水响,惊动了秦宇。

悄悄放下玉米跟王八,秦宇蹑手蹑脚的拨开玉米叶子,寻着水声望去。

“次奥,又是这个骚婆娘再洗澡!”秦宇暗骂了一句,顺手扳倒两根儿玉米,蹲在玉米丛里观望了起来。

河边上,黄翠华正端着水冲凉,身条有些臃肿,却白皙水嫩得很。盖因这黄翠华是城里来的人,模样不仅好看,包养的还挺好。加之又是村支书陈天明的媳妇儿,自然好吃懒做,皮肤细腻倒也正常!

“嘶!”秦宇倒吸了一口凉气,眼珠子瞪得跟牛铃铛似得,暗骂道:“这婆娘才几天不见,木瓜咋大了那么多?”

不怪秦宇惊叹,实在是黄翠华这对奶.子太过震撼人心,虽然早已生养,可两大馒头却依然坚挺饱满,浑圆。美中不足的是,原本粉嫩嫩的樱桃珠子有些黑了。

终归是岁月不饶人呐。

“嘿嘿,陈天明啊陈天明,你丫儿做梦也想不到,老子把你婆娘看了个遍吧,等着瞧,老子迟早要给你日了!”秦宇使劲儿搓了搓裤裆那玩意儿,只一小会儿便硬了起来。

家伙事儿大没假,可这饭量也大!一两个根本不够自己吃的!秦宇必须要寻找炮友了,长此以往还不得爆体而亡?

“哎哟!”

秦宇一声惨叫,蛋蛋骤然疼了起来,仔细一看,却是一只蚂蚁夹了一下,立马就红了起来。

“谁,给老娘出来?敢偷看老娘洗澡?出来!”黄翠华被惊动,披了一件衣服遮住三点一线,找了过来。

秦宇逃跑不及,被逮了个正着。只得“嘿嘿”傻笑,暗骂该死的蚂蚁,夹哪里不好,非得夹小.鸡.鸡?

“哦,原来是小宇,”黄翠华松了一口气,不过是一个傻子而已,看了也就看了,有什么大不了。

“呵呵,翠华婶,你,你在干什么啊?怎,怎么不穿裤子啊?”秦宇傻笑着,眼角余光却瞄向了黄翠华的双.峰。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男人将机机桶女人30分钟免费,韩国女优
本文地址: http://www.fsjinghao.com/society/945835.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佛山精豪新闻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三根手三根手指摩擦花核,沉腰缓缓进入整根受向前爬再被攻拖回去,太长又太大又太粗好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