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妈妈去打工那个了,还在体内乖吃饭h

发布时间: 2020-02-25 16:49:45 来源: 互联网 栏目: 军事新闻 点击:

她小手抓住我的衣角,似乎很享受这种前戏的快感。

平日我也没少听他俩墙根,王林每次都是一会就完事,也怪不得秦雪要给他吃补品。

三十岁的年纪正是如狼似虎,他没本事喂

她小手抓住我的衣角,似乎很享受这种前戏的快感。

 

平日我也没少听他俩墙根,王林每次都是一会就完事,也怪不得秦雪要给他吃补品。

 

三十岁的年纪正是如狼似虎,他没本事喂饱,就别怪我替他做好事了。

 文学

我手心的力气加大,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从裙子里伸上去抓住她的那里,上下其手,房间里很快响起秦雪的喘息声。

 

“不要玩了,快点……人家受不了了……”

 

秦雪抓住我的胳膊,试图让我停下手中的动作,她身子已经酥软无比,下面也有了反应。

 

我挺直身子,打算上阵冲锋。

 

在那处磨了两下,马上就突破重围时,秦雪突然死死按住我的腰。

 

“孙叔,是……您吗?”

 

她声音颤抖着,咬字突然清晰起来。

 

我心里咯噔一下,怎么关键时候被认出来了!这时我往右一撇,那硕大的试衣镜就摆着跟前,将我们俩此刻的姿势全然照了进去!

 

顿时我大脑一片混乱,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事情已然这样,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秦雪,满足叔一次,我给你们免半年房费!”

 

我先是好生商量,因为怕惹急她喊起来就麻烦了。

 

“孙叔你快停下来,我们不能这样!您不能这样做啊!”

 

我不说还好,一说秦雪疯了一样挣扎起来,我赶紧捂住她的嘴,将她死死压在身下。

 

“刚才是你先撩拨我的,叔已经十多年没碰过女人了,憋得难受,你就满足我一次!”

 

一边说我一边在她下身寻找,只要进去了,其余的说什么也晚了。

 

“你放心,王林满足不了你的,我都能给你!”

 

什么伦理道德,我全都不想管了,我只想和面前这个尤物双宿双飞!我有自信,只要我开始行动,她绝对会对我的实力臣服。

 

“不可以……唔唔……”

 

不知道什么原因,促使秦雪坚守起底线来,可她越是挣扎我越是兴奋。

 

就在我准备挺身霸占的时候,我突然听见房门锁“咔哒”一声。

 

该死!

 

准是王林回来了!

 

我一骨碌爬起身穿好裤子,秦雪也赶紧站起身整理衣服,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已经没机会离开了!

 

“咦,家里怎么停电了?”

 

王林走到卧室门口感叹,紧接着推门而入。

 

“孙叔,你怎么在这?”

 

他表情是正常的诧异。

 

“害!家里停电了,是你们卧室的问题,我过来修一修。”

 

黑暗中我尽量保持冷静,顺便往门口挪动,万一秦雪和王林告状,我好赶紧逃走。

 

毕竟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就算健身也打不过。

 

“这样啊,那我跟您一起修。”

 

王林丝毫没有起疑,将公文包一扔便开始行动。没一会,我和王林修好了电,是他们卧室插座出了问题。

 

从头到尾秦雪没说几句话,对刚才的事只字不提,出乎了我的意料。

 

第二天我晨跑回来,王林叫我一起吃早饭。

 

“你买的油条太腻了,孙叔吃了会不消化的。”

 

秦雪试图劝阻他,能看出来,她还对昨晚的事耿耿于怀,只是不想和我撕破脸。

 

“没事,我肠胃好得很。”

 

不给她任何机会,我直接坐在王林对面。

 

一顿饭王林吃的很香,还时不时给我夹点小咸菜,说这是秦雪妈妈的绝活。

 

我也不紧不慢地吃,倒是秦雪,似乎没多少胃口。

 

“怎么了媳妇,知道我要走舍不得了?”

 

王林打趣了一句,他难得这样幽默,此刻还有点不合时宜。

 

“别瞎说……”

 

秦雪脸红了一下,给他使个眼色示意我还在面前。

 

“你要去哪啊小王?”

 

我捕捉到这个关键信息,心里有点小兴奋,他要不在,家里可就剩我和秦雪了。

 

“公司安排我跟新工程,去外地出差一个月才能回来,对了孙叔,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帮我照顾秦雪了。”

王林笑眯眯地看着我,我也连连点头,不用他说我也会好好“照顾”秦雪的。

 

“年轻人就应该把握机会好好努力!孙叔也没什么能表示的,给你们免三个月房费吧。”

 

我趁机说出口,之所以这么大方,是想先留住王林的心,堵住秦雪的嘴。

 

“我这么大人了,能照顾好自己!”

 

没等王林感谢我,秦雪突然站起身,怒冲冲地回屋了,紧接着王林不好意思地看了我一眼,随后追上去。

 

我小心跟在后面,想听听秦雪会不会把昨晚的事告诉他。

 

“你干嘛突然甩脸子?孙叔都给咱们免房费了。”

 

王林他心眼直,怎么也不会想到秦雪为什么生气。

 

“这次出差是三倍工资,你不是总想赶快攒够首付买个自己的房子嘛?怎么还生气了?”

 

王林虽然也有点不高兴,但还是耐着性子哄她,毕竟这么漂亮的媳妇,可不是谁都能娶进门的。

 

“我……你有的时候不要太相信别人,你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

 

秦雪叹了口气,还是没能说出昨晚的事。

 

“你这话什么意思?”

 

她的话成功引起了王林的怀疑,我提起一口气,已经做好了翻脸的准备。大不了他们就搬走,反正我是不会承认的。

 

毕竟,是秦雪勾引我在先!

 

“我是怕你出去吃亏……”

 

片刻后,秦雪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如果换做别的男人,肯定会觉得驴唇不对马嘴,但王林不会,他对秦雪是百分百信任。

 

“哎呀别担心了,就出去一个月而已,再说,孙叔都说给咱们免三个月房费了,那可是一万块钱……”

 

王林语气软了下来,搂着秦雪说悄悄话去了。

 

我松了口气回到餐桌前,不一会他们也出来了,王林拉着秦雪的手和我道歉。

 

“不好意思啊孙叔,让您见笑了,小雪就是任性脾气急,没有针对您的意思。”

 

看着王林客气的样子,我有点于心不忍,他要是知道昨晚我和他老婆发生了什么,绝对会气的吐血身亡。

 

“没事,年轻人任性可以理解,我知道你们小两口刚结婚不容易,所以刚才说的话还作数,赶紧坐下吃饭吧。”

 

我帮忙打圆场,秦雪的脸色却始终不太好看。

 

吃完饭王林就开始收拾东西,秦雪将他送走后一天都没回来。

 

晚上,我躺在床上思考她会不会等王林出差结束再回来住,结果十点多的时候,门锁响了。

 

我一骨碌爬下床,趴在门缝往外看,秦雪竟然带了一个女人回来!

 

这妮子,看来是被我吓到了!

 

两人回屋锁上门,就再也没出来,她们屋里有单独的浴室卫生间,很是方便。

 

我叹了口气,心想这回很难下手了。

 

辗转反侧到深夜,我才沉沉睡去做了个梦,梦见秦雪晃着那两条白皙的大长腿朝我扑过来,然后主动和我……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还意犹未尽,对秦雪的身子越来越渴望了。

 

我打开房门,正碰上她们吃早餐。

 

“这是小雅,我的同事,来陪我作伴的。”

 

秦雪愣了愣,还是给我草草介绍了两句,我点点头没说什么。

 

目光扫向小雅,她画着精致的妆容,看不出多大年龄,一双桃花眼水汪汪的,像随时能把人的魂儿勾走一样。

 

天气还不算热,她就穿着深V紧身衣,胸前的大片白皙都露在空气中,白嫩地像鲜奶豆腐,短裙只到大腿根,露出修长的双腿,我一时间有些看呆。

 

“孙叔早上好~”

 

小雅不同秦雪,她丝毫不避讳我灼热的目光,还主动和我打招呼。

 

“你也好,快到上班时间了吧,赶紧吃不用管我。”

 

我挠挠后脑勺,转身又回房间去了,有外人在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秦雪沟通。

 

隔着房门,我隐约听到她们两人在说悄悄话。

 

“也没你说的那么可怕啊,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去你的!”

 

我恍然大悟,这小雅原来是她请来的“保镖”。

 

等她们出门上班,我才从卧室出来,一抬眼便看到阳台上挂着的酒红色胸衣,款式比秦雪还火辣。

 

薄薄两层蕾丝,一点海绵都没有,这得对身材多自信的女人才敢穿啊。

 

秦雪的尺寸我知道,这件一看比她还大,估计是小雅的。

 

顿时我心里窜起一股火苗,秦雪搞不定,能搞定她的“女保镖”也可以啊!

 

我心里默默盘算着一个计划……

 

日子平平淡淡过去三四天,阳台上的里衣每天不重样,而且一件比一件火辣,像猫爪子一样挠着我的心。

 

面前经常幻想秦雪白皙的臀,也变成了小雅的。

 

这天下午,我从超市回来,一进门就听到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传来。

 

难道是秦雪?

 

这个时间她怎么会在家?

 

我小心翼翼挪过去,却看见浴室门开着一条小缝。

 

小雅湿漉漉的头发披在肩头,皮肤上粘着细密的水珠,花洒里喷出的水流经过她胸前,在平坦的小腹上滑过,然后在下面汇聚……

她纤细的手滑过两腿之间,紧闭的双眸睫毛卷翘,嘴唇微微嘟起十分性感。

 

和秦雪相比,她绝对是那种更明艳的美丽。

 

我趴在门边看了十几分钟,下面便有了反应,喉咙里愈发干燥起来,真想直接把她按在墙上……很难想象我把着她的翘臀会是什么光景……

 

她拿过浴花在身上打着泡泡,高兴地嘴里还哼着小曲。

 

正当我想有所行动时,小雅一个脚滑啪嚓摔在了地上。

 

“哎哟——”

 

尖叫声把我从幻想中惊醒,小雅脸色难看地倒在地上,水珠高高打在她全身,溅起更加细密的水花。

 

我退后几步,假装刚从门外回来,“谁在浴室?怎么了?”

 

“孙叔,我摔倒了动不了,你能进来扶我一下吗?”

 

小雅的回答果然没让我失望,她痛快地让我不由得怀疑,难不成她是故意为之?

 

“是小雅啊,你情况严重吗,我帮你打120吧。”

 

我怕里面有诈,忍住冲动没进去。

 

“哎不用,我就是扭到脚了,地上太滑我站不起来,你扶我一下就行。”

 

小雅倒是不矫情,就是语气有点痛苦,看样子摔得不轻。

 

“那你等会啊,我放下东西就进来。”我把手里的水果蔬菜扔到一边,假装犹豫地钻进了浴室,故意闭着眼不看,“小雅,你在哪呢,告诉我方向我挪过去。”

 

下一秒,她噗嗤一声乐了。

 

“孙叔,你都这把年纪了,我也不怕你占我便宜,睁开眼吧。”

 

“瞧你说的,孙叔老当益壮着呢!”

 

我毫不客气地睁开眼,小雅白花花的身子展现在我面前,她脸色微微一红,倒是没多余动作。

 

我装模作样给她披上浴巾,然后将她打横抱起。

 

“真没看出来,孙叔力气还挺大,我不重吧?”

 

小雅主动将胳膊搭在我肩上,搂紧了我的脖子,眸光流转让我猜不透她什么心思。

 

这妮子是真不怕我对她做什么,还是想给我设陷阱?

 

想到这我心里多了一层防备,沉默地把她抱回卧室。

 

不过该占得便宜我可不会放过,她的臀部圆溜俏滑,一点都不比秦雪差。

 

左手的位置刚好在她胸侧,隐约能摸到那弹性慢慢的诱惑。

 

把她放在床上,我出去拿了瓶红花油进来,试探性地问,“我帮你按按?”

 

“多谢孙叔。”

 

小雅点点头,浴巾滑下肩头,胸前深深的沟壑露在我面前,真叫人难熬!

 

我擦了点红花油,掌心按住她的脚踝,手感棒极了,像摸了一块刚化开的奶酪,柔软又丝滑。 

>>>>>完整版在线阅读<<<<<

本文标题: 我带妈妈去打工那个了,还在体内乖吃饭h
本文地址: http://www.fsjinghao.com/mil/948113.html

如果认为本文对您有所帮助请赞助本站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 微信扫一扫赞助
  • 支付宝先领红包再赞助
    声明:凡注明"本站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等资料,版权均属佛山精豪新闻网所有,欢迎转载,但务请注明出处。
    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欧美viboss中国和你老公比谁厉害,张柏芝艳照
    Top